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案例

缅甸新政府批准中国大型炼油厂项目后各方反应

分享:
2016-12-14 17:39:29
2016年4月8日,缅甸新政府批准了广东振戎能源有限公司(简称“广东振戎”)在日泰两国主导开发的“土瓦经济特区”附近建设缅甸首个大型炼油厂项目,炼油厂将在建成后实现500万吨的年产量。此事,不但引发了日本媒体纷纷报道,也再次触及了缅甸民众的敏感神经。

一、各方反应差异大

1.中国拿下缅甸大项目,日本哀叹如感晴天霹雳

自吴登盛政府上台以来,缅甸经济取得了长足发展,经济特区“从无到有、由弱渐强”。但是,缅甸国内没有现代化炼油设备,石油化工产品完全依赖进口。广东振戎成功拿下炼油厂大项目,充分显示了中国缅甸新政府所做工作的良好成效。实际上,缅甸投资委员会早在上月底就已批准了该项目投资计划。据我在缅联系人丁格曼(Dim Go Mang)透露,缅甸民众都清楚缅军方和土瓦当地大型企业界入了该项目,以图“分一杯羹”,并力争2020年投产大部分产品供应缅甸国内

前些天,日本媒体纷纷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哀叹如感晴天霹雳”,并指责缅甸新政府“不按常理出牌”,中国“横插一杠”损害了日本在土瓦经济特区的利益。日本企业或将被迫调整土瓦经济特区投资计划,一些极端爱国主义分子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激进言论,认为日企应该“以牙还牙”,在中国主导的皎漂经济特区建设上使坏。

2.缅甸民众普遍起疑虑,胞波情谊不再是万灵药

201648日,缅甸时报上刊登了一则消息,内容称“缅甸又出现了对中国炼油厂项目的怀疑论”。即将于本月下旬参加我“中缅青年交流会”的云南师范大学华文学院缅甸留学生黄瑞光(Aung Pyae Phyo Win)证实了该消息,他对老(顽固的缅甸人)“逢中必反”的现象表示不解认为中资企业不应“自我感觉良好”沉溺“胞波友谊”之中,否则密松水电站项目受阻莱比堂铜矿项目搁浅又将上演。

1)炼油厂太小,不具有商业上的可行性。原能源部现在被新政府合并到电力部的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官员称,“多年以来,中国企业一直都在争取炼油厂项目,还有三家缅甸国内小型炼油公司也加入到项目中,因为缅甸投资委员会‘2015年颁布的条例’中规定‘石油化学类项目’必须是合资项目”。缅甸具有高学历人士普遍认为,“目前油价正在走下坡路,中国和印度现有石油储量较大,广东振戎炼油厂太小,很难获得利润,战略意味反而更强”。另外,还有好事民众扒出广东振戎的“家史”,得知广东振戎的大股东为中国大型国企,开始怀疑广东振戎项目的幕后推手就是中国政府。

2)中国在此项目上又占了便宜。今年329日,广东振戎低调宣布缅甸投资委员会在内比都四方合资协议签约仪式上该项目批准一事。329日这天”恰是吴登盛总统所领导的政府任期的最后一天。项目批准消息一经披露,便引发了缅甸民众的普遍猜想,认为吴登盛政府责难新政府让中国企业捡了“大便宜”,甚至怀疑其中存在暗箱操作,因为该项目就连任何“竞标过场”都没走,许可证和批文是否办下来也未可知。

3)诸多团体非常反对该项目,表示不欢迎中国企业。一些在缅活动的NGO“心怀不轨,别有用心”,肆意宣扬“中国企业失信于缅甸民众”的不符事实,诸如“土地赔款不上心”、“移民工作不用心”、“环境破坏不担心”等。土瓦发展协会协调员哥丹珍在接受缅甸时报采访时称,中国公司死磨硬泡的本领还真强,已经就项目与土瓦所在社团进行了长达4年的联系,派遣一些中国人住到了土瓦,不过他们没有受到咱们民众的欢迎。他表示,炼油厂项目将涉及到村庄迁移,并将对捕鱼为生的当地民众以及有望开发的旅游业带来环境破坏风险,土瓦大多数团体都非常反对该项目。哥丹珍还抱怨到,他们广东振戎甚至在新旧政权交接的最后一分钟前还不告诉我们该项目的协议内容和批文,这是非常奇怪且不能接受的

3.缅甸民众的亲日情缘,昂山奉行的务实路线

据我在缅韩国Global Hope缅甸项目经理联系人莉迪亚(Lydia)和在华缅甸留学生黄瑞光转述,“缅甸民众普遍具有亲日情缘,这让老美都‘吃醋’。”云南大学缅甸研究中心主任兼社会科学处副处长李晨阳在与我交流时也称,“缅甸民众确实对日本怀有有特殊的情谊,但是近年来也中国逐渐受到欢迎。”

20152月,在我举办的“一带一路与中缅关系研讨会”期间,缅甸国际战略研究所主席钮貌欣(Nyunt Maung Shein)曾表示,“作为亚洲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国和日本已皆将目光投向亚洲及中南美洲等地区的发展中国家,通过与目的国企业共同开发及提供援助等方式,争夺对当地的能源资源影响力”。尽管如此,他仍称“缅甸将从实际利益出发,与各投资国友好相处,中国所提的‘一带一路倡议对缅甸是利好消息”。

新政府上台履职后,被外界认为是实用主义者的昂山素季奉行“务实路线”,多少会让缅甸民众一时难以接受。

二、中方应注意做好舆论、民心工作

1.广东振戎炼油厂项目被国内媒体报道成“缅油企争夺战,中国抗日胜利”、“缅甸局势大变天,中企大胜日企”却忽略了潜在民众反华风险。密松水电站重启与否尚未可知,莱比堂铜矿屡次搁浅,炼油厂项目不容再走老路。此,我认为应中资企业应绷紧一根弦,并做好危机处置预案。

2.广东振戎炼油厂项目足以证明我“上层路线”成就丰硕。但是,缅甸民间“逢中必反”的舆论长期存在,反广东振戎炼油厂项目的苗头业已凸显。我认为在走“上层路线”的同时,还应走好“下层路线”继续争取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