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案例

世界银行:巴基斯坦经济发展新情况

分享:
2016-12-14 17:13:09
据世界银行数据最新报告(2016年4月)显示,2016财年上半年,巴基斯坦经济继续保持稳定增长复苏,税收和国际收支状况进一步改善,宏观经济形势总体向好。但税收水平低、投资环境差、出口下跌等制约巴经济发展的问题依然突出,结构性改革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经济发展和改革任重道远。

一、巴基斯坦宏观最新经济情况概述

(一)在低油价的帮助下,巴基斯坦继续呈现出温和的经济表现

巴基斯坦虽然没有邻国的增长速度快,但在2016财年上半年继续保持稳定增长复苏。强劲的消费增长,上升的外汇储备,快速增长的工人汇款和较低的进口支出弥补了出口的显著下跌。低油价带来了显著的推动力,带动了进口支出9.1%的下降并显著降低了通货膨胀,进而为降低政策利率创造机会。被较高的汇款和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动的私人部门消费,预计占2016财年GDP增长的一半以上。

(二)政策环境正在改善,特别是在宏观经济稳定方面

外源性因素如油价和快速增长的汇款无疑有助于巴基斯坦的经济增长,同时政策环境也得到改善。在过去的两到三年宏观经济稳定显著改善,最有利的证据就是:外汇储备稳步增长明显,减少的财政赤字和低通货膨胀的环境。此外,政府正在有条不紊地通过完成计划以改善该国严峻的投资环境,比如通过加大电力供应,改善获得信贷和增加税收。虽然巴基斯坦在做生意的指标上继续得分很差,但是因为这些努力的结果显示出情况获得改善的早期迹象。私人部门信贷正显示出增长的迹象。并且,结构性挑战没能阻止大型制造业在2016财年上半年利用原料的低全球价格优势。而投资在2015财年保持GDP的15.1%停滞不前后,也有望在2016财年有小幅回升。

(三)2016财年增长预计将是小幅的4.5%,远低于5.5%的目标

2016财年的增长前景仍然不大,预计将由2015财年GDP的4.2%提高到2016财年的4.5%,由大型制造业4.0-4.5%的增长和服务业超过5%的增长带动。农业部门,由于棉花产量下跌,相较于2015财年的2.9%,预计2016财年将放缓至2.0%-2.5%之间。短期展望将通过三个主要的短中期顺风支持——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CPEC)不断增长的投资,持续较低的国际油价和伊朗预期重返国际社会。然而,预期的增长速度仍远低于5.5%的目标,这个目标是巴基斯坦2016财年的年度计划的设想目标及南亚同行国家的增长率。进一步的增长复苏将依赖于政府在解决结构性挑战所做出的进步程度,比如电力供应不畅,狭窄的财政空间和获得信贷不足等。

(四)一个关键的改革重点——财政整顿进展平稳,联邦税收委员会(FBR)将推动强劲收入增长

财政整顿是最迫切的改革需求之一,也是一直以来当前政府经济改革方案的中心。而政府的承诺正在交付成果。联邦税收委员会(FBR)公布2016财年前8个月税收收入增长20%,这是在直接和间接税收征管广泛增长的背景下。虽然这是值得称道的,但巴基斯坦将继续滞后在实现其税收潜力方面。税收收入占GDP的比例在过去3年中上升了1.5%,于2015年达到11%,但仍远低于新兴经济体,根据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估计,不到22.3%的一半的税收能力。

(五)2016财年上半年支出增长受到抑制,财政赤字大大减少

综合政府开支登记了只有8.1%的增长,这意味着财政赤字比2015财年上半年降低20%以上。这一积极的结果主要是由于联邦政府在其经常性开支的严格控制,经常性开支的增长不到5%。补贴支出也在持续下降,自2013年上半年占GDP的7%下降到2016财年上半年的0.27%。一个积极的发展状态是一直致力于将大量资源用于PSDP(巴基斯坦公共领域发展项目)相关的发展支出,尽管更广泛的财政紧缩——联邦PSDP在2016财年上半年期间增长了24%,而各省PSDP登记的有54%的增长。

(六)巴基斯坦还提高了其对外地位,加强宏观经济稳定

巴基斯坦改善的对外地位也有助于巴基斯坦提高了宏观经济的稳定。较低的经常账户赤字和相对健康的资金流入推动外汇储备在2016财年上半年持续积聚。然而,这样的表现掩盖了结构性弱点,这样的结构性弱点将继续使对外部门脆弱。由于不确定的全球经济放大了国内现有的瓶颈,出口缩减了11.1%。进口在2016财年上半年也同样下降了9.1%。工人汇款6.2%的增幅继续弥补了绝对的贸易逆差。然而,如果油价保持低位,以及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国家(巴基斯坦海上工人的主要目的地)削减公共开支,汇款稳步增长将受到压力。

(七)但巴基斯坦狭窄的出口基地,较差的贸易便利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拖累了出口竞争力

巴基斯坦仅出口到少数的目的地市场,因此容易受到外来冲击的影响。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出口目的地的经济增长前景低迷以及升值的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REER)将继续拖累巴基斯坦的出口表现。此外,巴基斯坦受到国内挑战制约,包括贸易便利化差,做生意的成本高,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例如,在卡拉奇船费是迪拜或新加坡的近10倍。对于海运集装箱驻留时间,卡拉奇是发达国家或东亚的三倍。巴基斯坦的进口关税也几乎高出全球平均水平一倍,使当地生产商处于一个严重的劣势,如果他们的目标是加入全球供应链(通过进口中间产品)。

(八)中国的中巴经济走廊(CPEC)驱动的投资,抵消了来自其他来源的外国直接投资的下降

2016财年前8个月,资本和金融账户公布了31.3亿美元的盈余,略高于2015财年同期水平的30.9亿美元。这种积极的成果是通过以下方面的一些改善,如外商直接投资(主要是从中国与CPEC相关的资金流入),在国际市场上发行5亿美元的欧元债券,以及来自国际金融机构(IFIs)的贷款。然而,来自其他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已经枯竭,有可能是由于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2016年3月最后一周的官方储备达到161亿美元,自本财年开始这9个月内增加了25亿美元。卢比在2016财年的前9个月内币值基本保持稳定,对美元有2.8%的小贬值。

(九)2016财年上半年通货膨胀率较低,但现在开始逐渐向上升

尽管廉价的石油进口使2016财年上半年保持低通胀率,但2015财年的年同比通胀率的广泛下滑似乎已经到达最低点。总体通胀率在2016财年下半年开始登记的是3.3%,而2016财年上半年开始登记的是1.9%。同样,年同比核心通胀(非食品,非能源)于2015年12月开始向上微调,于2016年3月达到4.7%,而2015年9月处于3.4%的低点。然而,这些通胀指标仍低于去年同期,有可能允许一个持续低的政策利率。

(十)货币宽松政策在2016财年上半年继续执行,但现在由于通货膨胀率上扬被叫停

2016财年上半年货币政策利率降息50个基点,使它成为十年来的低点6.0%。然而,自从2015年10月,由于总通胀率上升阻止了政策利率的滑落。广义货币供应量在2016财年上半年增长了13%,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0.9%,因此货币总量仍然在正常轨道上。政府继续向巴基斯坦国家银行(SBP)偿还债务,同时从规定银行大幅借贷,从而在2015年12月将规定银行的净国内资产扩大了6.8%。然而,财政整顿导致了政府的增量借款需求下降。这一点,再加上更低的利率,导致私营部门贷款截至2016年3月11日(年同比)增长了9.7%。

(十一)更低的利率和政府的财政整顿将给银行业造成压力

银行业依然强劲,主要是因为大量投资在无风险的政府债券上。截至2015年12月,商业银行持有约6.1万亿卢比的政府国内债务,相当于其总资产的43%。此外,政府证券投资占大约90%的总银行系统投资。虽然截至2015年12月这一季度,盈利能力仍然很高,但在低利率和政府借贷减少的当前环境下,预计将面临压力。商业银行已经开始把目光投向风险较高的资产类别,如相较于前五年下降趋势,中小企业贷款小幅增长了3.7%。从现在开始,该行业的增长预计将反映实体经济部门复苏缓慢。

(十二)增长有望在中期受服务业和制造业投资和生产率提高的带动小幅回升

2016财年至2019财年的经济前景展望是适度较高的经济增长。增长加速将是渐进的,通过加强服务业、大型制造业和建筑业的投资流动和生产力提高来带动。这些行业将受益于预期的改革带来的减少的区域性停电和改善的商业环境。固定投资总额预计将从2015财年占GDP的13.4%提高到2019财年的14.2%,主要是由于中巴经济走廊(CPEC)提升了中期外国直接投资流动。由于CPEC的实施而引起的任何需求带动经济扩张,预计在短期内将有限的,因为增加的投资将可能被显著上升的进口所抵消。然而,较高的发电能力和更好的基础设施便利了供给方,将有助于中期和长期的经济受益。

(十三)但是这结果将取决于政府坚持结构性改革的议程

为了实现媲美南亚邻国的经济增长,巴基斯坦将需要实现在中期改革方案中重要支柱项目的稳步推进。在电力行业方面,发电的扩张将需要在输电和配电的投资相匹配。配电的私有化将是资助这些升级的必要步骤,消除循环债务也是。在提升税收收入方面,努力可能需要重点放在加强当局监督和执行承诺的能力上,通过市场分析、数据访问和提高求助税务审计等途径。成功完成CPEC也将对解决巴基斯坦的低投资率至关重要。

(十四)如果中国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国家削减公共开支,那么国内改革将尤为重要

鉴于风向改变可能影响巴基斯坦经济,这些结构性改革就显得尤为重要。尽管该国目前正在从以下方面获益,比如CPEC带动的中国投资增长,快速增长的汇款和低油价,但是这些因素都面临下行风险。中国经济增长的进一步放缓将给巴基斯坦的出口和外国直接投资带来冲击。而低油价如果持续下去,有可能促使海湾合作委员会(GCC)经济体削减公共开支,从而降低这些国家给巴基斯坦的汇款。

(十五)新的贫困线将使决策者关注包容性增长

巴基斯坦最近通过了新的贫困线,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迹象:包容性增长将继续成为政策重点。巴基斯坦在2001年设定的贫困线上登记了一个持续下降的贫困趋势。到2014年,贫困率跌破10%,使得旧的贫困线跟政策较少相关。新的贫困线结合了过去10-15年经济形势的变化,并为包容性发展设定了更高的门槛。新的贫困线判定将近30%的人口为贫困人口(接近6000万),而旧的贫困线则只有2000万被判定为贫困人口。这意味着该国已开始更加注重有利于穷人和包容性发展的政策。

(十六)强劲的增长在巴基斯坦的掌握之中

近期增长回升是令人鼓舞的,但只有4.5%,增长仍然不大,不足以为广大青年的加入每年的劳动力创造就业机会,并显著低于一些国家已经采取的成长之路,他们相信能够通过该成长之路成为强大而自信的中等收入国家。巴基斯坦人均GDP在过去的25年里仅增长了约50%,这比大多数同行国家的增长率都低。如果GDP增长率更接近中国的GDP增长率,那么巴基斯坦在这一代的人均GDP将翻两番。鉴于巴基斯坦经济增长和贫困之间的密切关系,强劲的经济增长也将适当减少巴基斯坦最近修订的估计近6000万的贫困人口。

二、风险和挑战

(一)中国经济增长进一步放缓将值得特别关注

南亚所有国家中,巴基斯坦是最容易受到中国影响的国家。巴基斯坦出口的近10%是去往中国,主要是原材料如棉花纱、铬矿石、生皮、大理石和铜制物品。中国经济放缓已经影响到其出口,在2016财年的前8个月出口萎缩了12.5%。中国的进一步放缓可能导致进一步下跌。巴基斯坦希望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同时从中国CPEC项目中获得大量的外国直接投资。CPEC如果完成了,对巴基斯坦来说将是一个很好的翻盘机会,但CPEC目前正面临着严重的政治风险。

(二)依赖来自海湾合作委员会(GCC)的汇款有风险

巴基斯坦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汇款目的地之一,而汇款是支付贸易赤字的主要来源。巴基斯坦的汇款超过60%来自GCC国家,鉴于石油价格预测,须给予重点关注。来自GCC国家的汇款在2016财年继续增长,但比以前慢得多。减速的一个原因是2015财年的汇款数据统计是2014年和2015年的开斋节。但是,持续的低油价可能最终影响GCC国家的公共投资,所以有许多巴基斯坦移民从事了建筑行业。监测汇款的某些推动因素非常重要,比如GCC国家的政府预算和外国就业限制。在不断增长的财政压力的迹象中,巴林,阿曼,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卡塔尔都有望在2016年发布财政赤字,沙特阿拉伯可能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6.3%。巴基斯坦也应该密切留意油价的预测;预期近来已从早期预测的51美金下调至2016年的37美金,由于供需双方(伊朗,美国)和需求因素(虚弱的新兴市场增长)。

(三)2018年的选举会对财政改革造成风险

随着2018年选举年的临近,政府可能很难执行艰难的决定,尤其是在税收和能源上。加上选举前的支出压力,这对稳健的财政政策造成了风险。

(四)创造就业机会应是扶贫的重点

巴基斯坦在成功扶贫方面可能会踟蹰不前,如果它是由低廉的商品价格所产生的汇款或横财所驱动的话。可持续扶贫需要经济方面的投资和创造就业机会,并与大幅度提高农业生产力的努力相结合。

(五)为实现高速增长,投资是关键

巴基斯坦将需要投入更多投资以加速增长。巴基斯坦投资只有占GDP的15%,是世界上最低的投资率之一,大约是南亚地区平均水平的一半。目前政府的努力针对解决限制因素以加大投入,如限制公共投资的财政空间,虚弱的投资环境,显著的电力短缺和有限的融资渠道等,以便为巴基斯坦日益增长的人口创造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