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案例

中国汽车工业进军伊朗市场探究

分享:
2016-12-14 16:49:05
伊朗非常渴望与国际厂商开展合作来提高本国汽车产业的生产技术水平,但是美国主导的经济制裁一直在威胁着伊朗的各种追求。伊朗开始了与俄罗斯、中国等与其保持着传统友好关系的新兴汽车制造大国合作,希望引进俄罗斯和中国的汽车生产技术;同时,伊朗知名的汽车生产企业如霍德罗汽车集团公司开始尝试在中国、苏丹等友好国家建立生产基地,拓展海外市场。

一、伊朗汽车产业概况

伊朗汽车产业是该国第二大产业,仅次于石油和天然气,约占全国GDP的10%。目前汽车产业基本上被三大企业垄断:KHODRO、SAIPA和BAHAMAN这三大汽车公司的产量占伊朗全部汽车产量的98%以上。其它的汽车公司:包括Kerman Motors, Kish Khodro, Runiran,Traktorsazi, Shahab Khodro。

二十世纪中页-伊朗开始组装汽车。二十世纪晚期-伊朗汽车工业从冬眠到复苏。进入21世纪,伊朗汽车品牌进一步增多,“Pride”、标志405与206、日产Patrol、马自达323等品牌充斥着伊朗轿车市场。

伊朗非常渴望与国际厂商开展合作来提高本国汽车产业的生产技术水平,但是美国主导的经济制裁一直在威胁着伊朗的各种追求。伊朗开始了与俄罗斯、中国等与其保持着传统友好关系的新兴汽车制造大国合作,希望引进俄罗斯和中国的汽车生产技术;同时,伊朗知名的汽车生产企业如霍德罗汽车集团公司开始尝试在中国、苏丹等友好国家建立生产基地,拓展海外市场。

二、制裁解除后伊朗汽车产业的国际化局势

伊朗1993年出台了汽车法案,鼓励本国汽车企业恢复和扩大生产,同时,积极引进适合伊朗经济发展和消费需要的外国车辆,并在消化、改进进口汽车技术和汽车设计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

2012年经济制裁前,法国的雷诺和标志一直是伊朗汽车公司的重要合作伙伴。2012年后,中国车企迅速填补了欧洲企业撤出后留下的空白。奇瑞、力帆、长安等中国汽车品牌在伊朗享有较好口碑。2016年初,欧盟和美国宣布取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伊朗汽车产业全面开放,又产生了新的合作契机,中国车企在伊朗汽车市场不再享有一枝独秀的优势。

作为伊朗汽车产业的老牌合作伙伴,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解除后,雷诺和标志两家法国公司主动重拾与伊朗车企的合作。标志汽车出资3亿欧元,以五成出资比例和伊朗当地汽车制造商伊朗汽车工业公司(KHODRO)成立合营公司。伊朗汽车工业公司(KHODRO)还与佛吉亚(Faurecia)公司各自出资2千万美元,成立一家合营公司,用于生产汽车装备。法国的另外一家汽车制造公司雷诺也计划在2月与塞帕集团(SAIPA)产生合作。

此外,伊朗政府也积极鼓励日本汽车产业投入伊朗市场。2016年2月4日,伊朗经济事务和财政部长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称,伊朗呼吁日本龙头汽车制造商丰田及其他日本车企积极投资伊朗市场,投资额最好能和他们的竞争对手法国公司一样多。

美国汽车制造公司也同样在寻求打入伊朗汽车行业的机会。伊朗方面表示,只要美国公司遵守七个前提条件,他们同样欢迎美国车企投资伊朗市场,共同成立合资公司。除上述主要国际车企外,韩国、墨西哥等公司也在积极加入伊朗市场。据不完全统计,伊朗群众对欧洲和日韩车企重回伊朗怀期待态度。这给中国车企在伊朗的地位和利润带来了新的挑战。

三、制裁接触后中国车企在伊朗市场面对的挑战

如前所述,在伊朗遭受经济制裁期间,中国汽车制造企业捷足先登,填补了西方退出伊朗汽车市场的空白,较好地利用空隙打下了中国汽车行业在伊朗立足的基础。制裁解除后,伊朗汽车市场呈现了百家争鸣的局势,给中国车企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首先,伊朗民众对中国汽车质量持否定态度。相比制裁期间出口伊朗的长安、奇瑞、力帆、长城、海马等汽车,很多伊朗民众更愿意接受来自法国的标致和雷诺,以及日本的丰田汽车等;

其次,伊朗汽车制造商在面对更多汽车合作伙伴时,开始抬高中国汽车进驻伊朗市场的准入门槛。伊朗某官员曾在媒体中表示,如果中国汽车制造商在与伊朗汽车公司合作的过程中不能增大伊朗零件占有的整车比例,那么中国汽车将没法继续在伊朗与当地汽车制造商合作。中国汽车要想继续占有伊朗市场,要么继续降低价格,要么达成伊朗方面要求,在汽车产品中降低中方比例;

再者,在伊朗遭受经济制裁期间,随着大量中国汽车进入伊朗市场,中国企业间开始出现相互排挤和无序竞争的苗头。这也给中国汽车企业整体参与伊朗市场竞争带来了不利影响。

因此,在新的环境形势下,重新分析伊朗汽车需求,对进驻伊朗的中资汽车企业而言意义重大。

伊朗人口基数大,经济收入高,汽车整体需求量大。 2014年,伊朗客车销售量高达985,000量;此外,政府还正在执行“车辆报废”计划:抛弃道路上现存的报废车辆,换成新的靠压缩天然气带动的公共汽车;此外,伊朗国内有大量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中产阶级,他们对质量上乘的汽车需求也很大。

受喜爱车型特征正随着社会年龄差异逐渐变化。伊朗人偏爱适合长期驾驶的宽敞型轿车。雷诺公司期望将其最近展销的迷你Kwid型号车投放伊朗。根据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研究,受伊朗中产阶级影响,这种实际上在伊朗并不存在的小型车,至2022有望每年售出250,000辆。至2022年,客车市场整体有望增长到230多万,是现有数量的两倍。

中资车企在伊朗可以采取的措施和方法

1. 提升出口汽车质量,根据消费人群适量出口高级车辆。

朗整车进口关税高达90%,不利于我国整车出口。由于利润空间被压缩,导致整车质量受到一定影响,产品性能尚待提高。陕汽相关人士指出的清关问题,就是由产品质量引起的。在伊朗出台的11条举措中特别备注,伊朗海关应拒绝为质量低劣的进口商品办理清关。据悉,中国汽车以往在伊朗曾发生质量问题,影响了中国汽车产品的形象。因此,中国车企在进军伊朗市场时,应着重注意质量问题。

2.通过已有联系,继续与伊朗本土汽车公司保持良好合作关系,建立良好信誉,共同创造中伊合资汽车品牌。伊朗境内,与中国车企合作的最大企业为科曼汽车制造公司(Kerman Automotive Industries)。旗下包括Kerman,MVM及Rayen Vehichle Mfg.等汽车公司,分别与中国的江淮汽车、力帆、奇瑞等中国公司有合作,占有不少市场份额。Kerman公司目前搭建品牌建设平台,而奇瑞是其主要合作伙伴,中国企业可以考虑一起创建伊朗汽车品牌。

3. 巧妙利用技术优势巩固伊朗市场。抢占伊朗市场先机。

4.协助伊朗汽车厂商,促进伊朗汽车出口。